ad1

现代人对于鬼神 为何越来越没想象力

对鬼神之事的想象力,是随着文明进步而逐渐降低的。不妨回想一下,脑中那些神鬼精怪,但凡记得名字的,哪一个不是几百上千年,孙悟空至少至少,也是明朝人嘛。  近年来诞生的神鬼,不是没有,实在是贫乏。北京与河...

  对鬼神之事的想象力,是随着文明进步而逐渐降低的。不妨回想一下,脑中那些神鬼精怪,但凡记得名字的,哪一个不是几百上千年,孙悟空至少至少,也是明朝人嘛。

  近年来诞生的神鬼,不是没有,实在是贫乏。北京与河北交界处有一座当地人视为非常灵验的“奶奶庙”,庙里什么神都有,车神、学神、官神,建国后不能成精,全成了神,三教、五行、八作、九流、十家,“缺哪个神仙就随便建一个”。

  对于鬼的想象,更是退步。从《山海经》一路退化到穿清朝官服的僵尸和面目模糊的红衣女鬼。两个老农蹲在墙根里聊天,一个问另一个,你说皇帝老儿天天吃什么?另一个留着涎水,那肯定是顿顿油泼面,辣子红红的。缺什么想什么,紧贴地面,连起飞的意愿都没有。回首往事,鬼神之事可不是这样。

  不说远,就说秦朝。湖北的云梦睡虎地和甘肃的天水放马滩都出土了秦简,其中有《日书》,就是占卜书,相当于黄历。其中说驱邪捉鬼之事,开篇文字就很萌,告诉大家鬼是什么样子,请大家高度重视,以后遇到类似的东西都躲远远的,就不会有事。

  鬼外形十分凶恶,睡觉的时候弯曲身体,坐的时候像个簸箕,走路时连着脚步,站立时总是一条腿。这是总论,总之鬼就是恨不能让你一眼就看出他是鬼,一切人间的行为规范都对他不起作用。

  共性之外还有个性,鬼的种类可多了。不停攻击、袭扰的是“刺鬼”;没任何理由就跑到人家里去的,是“丘鬼”;迷惑人类的,是“诱鬼”;纠缠人类,使人精气衰弱食欲不振还有洁癖的,是“哀鬼”;导致一家人都病倒的,是“棘鬼”,功力更强,能让全家在噩梦中死去的,是“孕鬼”;炉灶莫名其妙生不起火,是“阳鬼”干的;家里家具莫名损毁,是“露牙鬼”;胎儿死于腹中,是“不辜鬼”……

  还有些神怪之物,很有意思。如果炎热的夏天,家中突然冷森森的,那一定是“幼龙”在捣鬼;如果野兽或者家畜突然开口说话,那是中了“飘风之气”;如果家人无故抽筋,那是西墙下藏了“会虫”;如果在家中听到鼓声,却不辨声音方位,那就是“鬼鼓”……

  这些鬼,比如今常见的鬼,可好玩多了。它们各有功能,各有脾性,不像后来的鬼,被贫乏的大脑想出来,唯一的存在价值就是吓人。不是,鬼可以很好玩,神可以很萌,不一定吓人才是好鬼,愿意舍财、舍官,从别处抱一个胖娃娃塞到你手里,才算称职的好神。

  从幼龙、露牙鬼这类萌物,到车神、官神、学神这类老调重弹的新生事物。鬼神界发生了什么?是工作任务太过繁重,还是人间太过不值得,怎么就一点风花雪月都没了,只剩下开门七件事了呢。

  首先,大概是不能平视鬼神之故。以汉朝独尊儒术为界线,在此之前,鬼神非常简单,就是人死了,往大了说,就是别的东西死了,化而为鬼。《礼记》有云:“人死曰鬼。”

  既然都曾经是人,那自然各有各的脾气。有的忍不住闹出些动静来,得到重视,那八成死后做了“鬼鼓”。

  有人不擅长读房间里的空气,死后就成了“幼龙”。有的人生前牛的不行,比如妇好,南征北战,未尝败绩,犹如战神下凡,商人不仅要祭祀她,还要将她许配给商朝先祖,强者配强者嘛,这样的观念下,鬼神千奇百怪,各有各的脾气,一点也不奇怪。

  而且这是全民造鬼神啊,谁有个什么脑洞,谁想起自己祖先有个什么爱好,都可以造出鬼神来,不需要任何人的许可,自己开心,就可以跑去问巫师,我怀疑我家先祖最近心情不好,化身大飘风四处掀姑娘裙子,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怎么办?巫师卜筮一番,这好办,你拿鞋敲它脑袋,它就老实了。不是我胡诌,《日书》上真是这么写的。

  但谁知越往后,对鬼神之事越无法平视。人们渐渐懂得,鬼神是分等级的,本来不过就是些死人,有不少却比活人地位还高。这些鬼神,站在各自的位阶之上,是一般人不可企及的。擅自祭祀它们,就是“淫祀”,要禁止。

  清人孙希旦注《礼记》称:“非所祭而祭之,谓非所当祭之鬼而祭之也;淫,过也,或其神不在祀典,如宋襄公祭次睢之社,或越分而祭,如鲁季氏之旅泰山,皆淫祀也。淫祀本以求福,不知淫昏之鬼不能福人,而非礼之祭,明神不歆也。”

  逻辑很简单,祭祀了不该祭祀的鬼神,不但没有好处,还可能有坏处,这就是淫祀,过分过度的祭祀,当然要禁止。孙希旦举的例子很极端,宋襄公的祭祀,是打算用人祭来统一东夷;鲁国的季氏是陪臣,没事儿跑去祭祀天子才能祭祀的泰山,何其僭越。这样的祭祀,不禁止也不会有好下场。

  但历代的禁止淫祀,却往往抓不到这么极端的案例,是暧昧而经不起推敲的。此时列入淫祀的,彼时又入了正典,让人迷茫。六朝之前,士人多认为佛乃外国之神,“非诸华所应祠奉”,后来呢,佛寺还不是随处可见。蒋歆,蒋子文,传说曾显灵逼迫孙权为其立庙,东晋时被尊为守护神,到南朝宋时被视为淫祀,香火尽毁。结果没多久,又把他请回来,还封了帝,如今成为阴间十殿阎罗的第一殿秦广王。民间自发兴起的信仰,也多有被禁止的,唐朝时祆教信仰昌盛,将安禄山当作“光明之神”化身祭祀的不少,后来一概禁绝,湮没无闻了。

  还有一些,是该祭祀,尤其是历代功臣,谁都知道他们是好人,没有他们就没有幸福的今天。但民众自发祭祀他们时,就会有人跳出来告诉他们,你们不配。江南之地曾一度流行“三忠祠”,祭祀的是伍员、张巡、岳飞。都是忠臣,没什么毛病吧,

  有人跳出来说张巡、岳飞和吴地有什么关系,“古之有功德于民者,庙食百世,岂无其所,而顾为愚夫愚妇之所假托哉。”表忠心都被嫌弃没资格,何况造神乎。

  今天看见这个神上去,明天就亲眼看着他跌下来,自发信仰什么,又往往以败坏风俗、乡风不淳之类的理由禁绝,人们渐渐懂得,他们不能造神、造鬼,只能偷偷摸摸赋予神鬼与己相关的功能,求子啦、求财啦、求官禄啦,如此而已。

延伸 · 阅读

北京多部门对天猫等16家电商平台指导,禁止虚构原价等行为

6月14日讯,北京市市场监管局今日发布消息称,在年中促销季来临之际,北京市市场监管局联合市价监局、市消协等部门对天猫、京东、亚马逊、寺库、今日头条等16家电商企业“6.18”年...

东京奥运会禁止观众上传照片、视频到社交媒体

【文/观察者网 郭芷希】早前,东京奥组委开放网上预约购买2020年东京奥运会的门票,也同时公布了观众入场守则。在众多明文规定中,却有两项“令人不解”的条文,其中限制入场人士在会场内摄影的照片及视频,都...

ad2